欢迎您访问宁波新闻网!
热门搜索:   新闻  旅游  宁波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非常道]影后毛舜筠:想起张国荣都是开心事,不会哭绿林卡盟

【时间:2018-07-12 】

毛舜筠:其实自闭症的孩子很简单的,他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小孩的世界,很简单、很有爱,他只是不能够用语言来表达,但是他跟爱他的人,他的母亲,最亲密的那个人,那种爱是很简单、很纯洁的。所以在戏里面我跟小龙常常是会亲嘴的,我们拍了一些亲嘴的戏,后来我就跟导演说不要有太多亲嘴的戏,要不然观众会以为什么事情发生。因为大部分人都不了解,但是他们是很有爱的,是我去家访的时候了解到的。

《早熟》剧照

非常道:您本身这种直爽的个性会帮助到你的喜剧表演吗?

《毕打自己人》海报

非常道:好像您之前采访的时候说过,如果张姐拿的话你是很服气的。

对于内地网友而言,毛舜筠有一个标签,就是&ldquo sdframe;张国荣唯一承认过的女朋友”,不过在更长的时间里,两人更是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如今提起哥哥,毛舜筠坦言更多想起的都是一些开心的往事,而不是哭哭啼啼的回忆,“他每次拍戏都会说,这部戏一定是自己从影以来最好的,因为他心里一直有把火”。提到当年拍摄和张国荣拍摄《家有喜事》的趣事,毛舜筠也不禁感叹那种集体创作的喜剧氛围,自己再也没有碰到过,因为环境和对手都不一样了 sdframe。

非常道:你会怀念当年拍像《家有喜事》那种,大家集体创作的方式吗?现在还是这样吗?

非常道:你在这种喧嚣的娱乐圈当中可以保持很平和的一个状态,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非常道:今年是“哥哥”去世15周年了,你会有哪些纪念的方式?

毛舜筠:真的学了广东话。

毛舜筠:现在比较自由,因为女儿大了又出国念书了,所以空间比较多了,如果有好的剧本现在会多一点时间去拍戏。

毛舜筠:对,那一场真的很辛苦。其实拍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去控制他不要伤害自己,所以我后来是抓上去的,我叫“救命”的时候,我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了,就叫“救命”。剧本里面是没有叫“救命”的,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到那种时间,没什么可以做的时候,就会叫救命。

《黄金花》剧照

毛舜筠:对呀,那个时候有两个家庭很好,他们开放家庭给我们去探访,了解自闭症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和孩子的父母去喝茶、去逛街、去买东西,去家访,他们日常的生活我们都想了解多一点。他们教我很多,比如说当儿子在街上会出状况的时候,我要怎么去制止他。

毛舜筠:因为这部戏能够发挥的比较多,所以真的希望能够得到一个肯定。

毛舜筠:我的对手都很强的,我觉得周迅跟张姐都是我的偶像,我也看了她们的戏,她们真的演的很好,如果真的能够赢的话,也是幸运的,真的。

非常道:你有没有想再跟他合作一下?

毛舜筠: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就是当了演员以后,你好像走不出来,后来我离开了又去看了很多的电影,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就觉得,如果有这个机会可能我会演得更好。后来加上人生有了多一点的体验,你会发现原来我会想演不同角色。后来遇上了周星弛以后,我发现原来喜剧也是我的强项。那个节奏我觉得很重要,从他的身上学到节奏,喜剧的节奏。

毛舜筠:环境跟对手都是一个问题,以前我们都很想告诉他们,提供一些意见,我们商商量量这样子,好像现在的气氛跟以前不一样了。

非常道:因为如果找一个成名的演员去演,大家会不容易相信这个人物。

非常道:你觉得最困难的一场戏是什么?

非常道:现在是一个你觉得比较舒适的状态?

非常道:现在大家都觉得香港电影好像走过了黄金时期,但是这两年会出像《一念无明》、《幸运是我》,包括《黄金花》这种类型的、比较关注现实的小成本电影。您怎么看待现在这种电影在香港的发展?

非常道:其实我看这部电影,就会觉得好像这一件事情是没有办法真正解决的,可能导演给了一个好的结局,但在生活中不一定会有这样的结局。   

毛舜筠:有,我觉得有。

毛舜筠:可能啊,因为我小时候我爸爸常常说我很喜欢搞笑的,在家里我都是搞笑的那个,所以可能我一直都有那种喜剧的细胞在里面。

毛舜筠:当然想,可是他现在好像不演了,很可惜的。

毛舜筠:很遗憾,我觉得喜剧其实比正剧难。其实要人家哭,有某一些元素的时候很容易的,可是叫人家笑的话,那真的不简单。所以喜剧演员得奖也是缘分吧,周星弛也是在《少林足球》拿奖的,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但是比较少机会拿奖。

毛舜筠:《早熟》有一点喜剧化,演的是比较开心的乐观的那种母亲,现在《黄金花》比较沉重,因为有了一个有自闭症的孩子,所以整个心态不一样了。我们做了很多的资料收集,这部戏最起初的时候是个黑色幽默剧,现在的戏份比较集中在母亲和儿子的关系里面。

非常道:我要求不到啊,太远了。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毛舜筠为这部电影专门探访了自闭症家庭,了解自闭症孩子与父母的生活交流方式,又通过自己的一双慧眼,在戏剧舞台上发掘了凌文龙(凭《黄金花》获得本届金像奖最佳新演员)饰演自闭症儿子一角,为影片加分不少。而对于这样的低成本制作,她也自减片酬,一番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非常道:就是你一个人要把他制服了。

非常道:据说《一念无明》参演的演员为了支持作品都不要片酬,您这次是不是也这样帮忙了?

毛舜筠:拍剧太辛苦,拍那些情景剧一拍就是一年,每一天都有开工,每一天就是从早上六点钟到晚上九点钟、十点钟,一个星期七天,真的没生活,我觉得现在心态不一样。现在拍戏希望能够享受多一点,享受拍和享受生活,如果只是拍戏,生活都没有了,我不想这样。我觉得拍电影是可以的,拍剧还是太辛苦,时间太长。

在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毛舜筠凭借电影《黄金花》首度斩获最佳女主角奖。身为香港电影一代笑匠,她与许多喜剧演员一样,常常与奖项无缘,出道四十多年才获得香港表演界的最高认可。或许,很多人会把这个故事说成是“多年媳妇熬成婆”,但对毛舜筠而言,反而更像一种水到渠成的幸福,在她的人生中,上天总会在恰当的时刻眷顾她。

非常道:这次有加入一些你自己的创作的东西吗?

毛舜筠:这部《黄金花》我已经做了这个,因为知道是低成本,所以如果我喜欢剧本的时候,我在这方面都会可以减一些。

非常道:有没有自己也跟同时提名的几位比较呢?

非常道:你是专门去探访了一些特殊家庭吗?

非常道:对,因为那个看了很久,所以非常喜欢。但是好像您也讲过,因为TVB那个环境让你觉得没有时间照顾女儿,所以曾经就不想拍了,现在是不是状况好一点?

近年毛舜筠主演的TVB情景剧,令她人气居高不下,与视帝黎耀祥的合作也备受认可。不过由于TVB工作方式的辛苦磨人,在拍完《爱·回家之八时入席》之后,毛舜筠不再续约拍剧,令观众颇感遗憾。此次采访时被问到这件事,毛毛也再度吐槽了TVB连轴转的拍摄制度,认为这样的工作环境会让自己完全失去生活。对她而言,拍戏只是人生的一部分,家庭和“终身学习”也很重要。这些年,她去蓝带学院学习烹饪,并坚持锻炼保持健康,不仅令她容颜不老,也让她始终保持着平常心。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从容淡然,才让她在最幸福的时刻斩获金像影后,依然期待,她未来会带来更多好作品。

非常道:看到您从影这么多年,之前也入围过金像奖,这一次觉得希望是不是比较大一点。

毛舜筠:普通的剧更辛苦,但是时间比较短一点,可能是三个月、四个月,但是你知道吗?拍剧的通告我们叫0630,你知道0630是什么意思吗?就是早上6点钟要化妆,然后拍到几点钟,30啊,30就是第二天的6点钟,24个小时,每一天都是这样,三四个月,怎么可能,不可能,会死的。三十集的戏这样,如果是那些情景剧,一年的,你可能有睡觉的时间,就是一年的时间早上六点钟到晚上九点钟,也是太辛苦了。

非常道:我们经常看到,文艺片比较容易被拿来评奖,但喜剧很少入围一些表演的奖项,在这方面你会不会觉得有一些吃亏?

毛舜筠:我不敢想啊,因为一想到拍剧就太辛苦,就是辛苦,所以不知道,你帮我去要求一下。

毛舜筠:如果他们邀请我的时候,怎么可以不要那么辛苦。

毛舜筠:纪念不一定要讲出来,在心里就可以了。

【非常道X毛舜筠】

毛舜筠:香港现在比较有名的导演都去内地发展了,所以现在多了很多新导演,你刚才说的低成本电影,我觉得也是不错的,如果能够借着这些低成本的电影,去表达多一些关于香港社会的状况,拍一些弱势社群的题材也是蛮有意思的,所以接下来我也很希望能够支持多一些新导演。

毛舜筠与张国荣合影

毛舜筠:现在很难了,我刚才说喜剧很重要的是对手,现在喜剧的对手就不多。像《家有喜事》已经是一个很特别的例子,每一对都是很厉害的,现在能够数出来香港的喜剧很厉害的演员,好像越来越少。而且那个时候高导演,会叫我们提供很多东西。所以我跟张国荣两个常常告诉他,比如说那些情节,打麻将啊,我们一直跟他和编剧说的时候,我们就会问,另外的几对好不好笑?他们拍什么?然后他们说不可以告诉你,他们的都很好笑,你们一定要努力啊!然后我们就又会提供一些笑料给他写。但是《家有喜事》以后好像都没有这种情况,没有再遇到这样好玩的情况。

毛舜筠:没有,其实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不演了,只是有一段时间,生了女儿以后,我们去加拿大住过一段时间。我跟先生那个时候觉得,我们双方家人都在那边。但是后来我回香港,一直到现在都有演,但是我比较挑,有适合我的剧本才去演。

非常道:您之前曾经息影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复出,这个复出的原因是什么?还是因为太喜欢演戏了?

非常道:拍普通的剧和情景剧都是一样的机制?

非常道:您跟星爷合作的时候,大家觉得你不会被他的风头盖过,可以平分秋色,后来您又演了很多黄百鸣的喜剧,你自己现在会看那些以前的拍的喜剧片吗?

毛舜筠:就想到我女儿小时候,所以后来警察告诉我发现了我的儿子,我一跑上去抱住他的时候,整个感受就是找到了他,就好像那个时候找到我的女儿一样,找到了,没事了。母亲的那种心态,很多时候我都会放在这部戏当中。

毛舜筠:太不一样了,了解自闭症的时候,发现原来幸福不是必然的。我觉得我自己必须幸运,两个女儿都是很正常、很乖、很容易教。但是带一个自闭症的小孩,就等于带三十个小孩一样,所以真的不简单、不容易。

毛舜筠:对,她们都是我的偶像,都是我喜欢的演员,她们拿了我都会觉得很好。

毛舜筠:差不多就是《他来自江湖》的那段时间。

非常道:如今想到他会有哪些情节或者细节呢?

非常道:凌文龙算是被您挖掘出来的吗?

非常道:自己大概有几成把握?

毛舜筠:谢谢,太谢谢。

非常道:你觉得香港的喜剧人才是有点断层的情况吗?

毛舜筠:我不敢想,想了很紧张。

非常道:如果让您推荐一部给没有看过他演戏的年轻人,会推荐哪一部?

非常道:那有没有什么样的方法能解决?

毛舜筠:有一场戏是儿子跑掉,我记得我女儿五岁时,我跟她出去的时候,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当看不到她的时候,我就是疯了一样,我最怕的就是她跑到街上会给车撞死。小龙那场戏我就是怕他出去会给车撞死,一想到这样,我就失控了。

《他来自江湖》剧照

有些人以为喜剧就是夸张去演,其实不是的,喜剧也是用内心演的,内心很重要的。我们说的潜台词有没有?一定有,不是要夸张我就夸张做而已,也是很用心的。作为一个演员,拍正剧让人家有相同的感受的那种满足感,跟演喜剧让观众笑的那种满足感,是一样的。

非常道:您的父母因为在电视台工作所以您才入行,有一段时间其实你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继续做演员,包括当年你演林黛玉的时候,您觉得有点挫折,不想再拍电影了。后来是什么样一个契机让你觉得我可以继续做演员了?

非常道:那怎么样你才会再拍剧呢?

毛舜筠:其实他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但是他只是停留在舞台上,这是缘分,我去看他舞台剧的时候,发现他在舞台上的身体语言很好。《黄金花》能够发现他是我们的运气,如果演儿子的不是他,可能没有那么好的成绩出来。

毛舜筠:对呀,那个吸引力会比较弱,观众都认识的演员,会被先入为主,说服力很低很差。我觉得一定要用新的演员,那个时候刚好就想起他,所以我们这部戏很幸运。

当然他们是很辛苦的,要带这样一个小孩,可是他们之间那种爱也是外面的人不能理解的,是很深的那种爱,是母亲跟孩子的那种爱,很甜的那种爱。虽然辛苦,可是也是很甜的,内心里面。

毛舜筠:《家有喜事》,我觉得他在《家有喜事》里面很可爱。

过去,她因为要照顾家庭的关系,在演艺事业上并不太激进,随着这些年女儿的长大,她才更有时间投入到表演当中。这部让她封后的《黄金花》是近年来香港关注社会现实的新导演作品之一,女主角黄金花面对出轨的丈夫和患有自闭症的儿子,陷入了一个无解的悲情故事中。

非常道:会跟自己的生活做一些比较吗?因为你也有两个女儿。

非常道:这次凭借《黄金花》这部戏入围了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上次你拿过最佳女配角奖是《早熟》那部电影,这次也是演一个母亲,觉得两个母亲表现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非常道:当时代入了自己真实生活的情况。

别看她外表直爽大咧,演喜剧时收放自如,扮丑扮男装都不在话下,也常常饰演女强人角色,但她的骨子里,还是更像一个温婉的小女人,把丈夫和女儿当作人生最重要的礼物,至于拍戏和获奖,就跟随缘分,并不做太多畅想。

毛舜筠:有时候电视播的时候我都会看。我觉得对手,喜剧的对手是最重要,每一次看我都觉得周星弛真的是最好的喜剧的对手。

非常道:其实我特别喜欢您在TVB演的那几部情景剧,我之前看《毕打自己人》,看完300集之后,我就发现我不用再看字幕了,我可以听懂广东话了。

毛舜筠:因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我老公跟他也是很熟,现在讲起来,回想他在的时候的情况,都是一些开心的事,不是哭哭啼啼的回忆,大家想他,比如刚才说他的心对演戏是很有火的,每一部戏他在拍的时候,都会跟我们说,这部戏一定是我从影以来最好的,每一部戏都这样说,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心中有一把火,他演出的每一部戏他都很喜欢。

毛舜筠:可能我不是那些为自己去争取什么的演员,我就是顺其自然,我觉得一切都是有安排的 漏勺!恒大韩外援遭本土前锋戏耍 下个被清洗的是他傲气风云。而且不拍戏的时候,这二十年以来,我主要是照顾家庭,照顾我两个女儿,现在比较有空了,因为女儿长大了。我觉得终身学习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这两年我就去法国、日本学烹饪,去煮菜,去蓝带学院学习,平常也运动去保持健康,对我来说有了健康才可以学不同的新的东西,去照顾家人。所以生活就是满满的,拍戏是其中一部分,但也不是全部,家庭和终身学习也是很重要的。

非常道:今后应该还是会有机会吧?

毛舜筠做客《非常道》

当你了解自闭症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不适宜开玩笑,不是一个喜剧。后来更大的发现是,我们很多人都不了解自闭症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我们以前看到的自闭症都好像是一些天才,都是钢琴家、画家等等,只是不懂得去沟通,不想跟人家沟通。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那只是些占小部分的自闭症患者,大部分的是自闭症加中度的智障,是很难照顾的。他们只能用单字,不懂怎么把整句话讲出来,他们是停留在三四岁的智商里面。你可以想象她几十年带一个孩子,都是停留在三四岁那个阶段,一定不简单。

毛舜筠:其实不只是演员,每一个不同的岗位也有些断层的情况出现,可能很多都上内地去发展了,所以香港现在就是这样,希望多一些新的导演新的演员出来,现在需要多一些像凌文龙这样的演员。我觉得凌文龙应该很好,在舞台上我看见过他表演,我觉得他喜剧可能也是不错的,是很有爆发力的那种演员。

毛舜筠在片中的突破不小,一方面完全颠覆了过往的搞笑风格,饰演悲剧性人物,另一方面她还在其中尝试了犯罪惊悚片类型化的表演,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多面性。这个人物既表达了真实的社会性和女性精神,又充满戏剧化,可说是她近年来遇到最有发挥空间的角色。

毛舜筠:最困难的儿子在家要撞头那场。

毛舜筠:比较困难,哈哈哈。

非常道:是因为对手不一样,还是因为创作的环境不一样?

非常道:但是我真的蛮喜欢您跟黎耀祥的合作。

文/秦婉

非常道:其实是跟星爷合作,然后开启了一个自己喜剧方面的潜质对吗?

上一篇:外交部就美方威胁对2000亿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等答问王万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