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宁波新闻网!
热门搜索:   宁波  新闻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

政府不再垄断土地供应,房价要下跌?闯关东剧情简介

【时间:2018-01-17 】

不过,前提之一是,这些土地的规模有多大?目前没有官方的公开确认数据。

民营企业手中持有的土地相对有限,部分非房地产国企确实持有部分土地,这些土地在转变性质之后,也确实有可能缓解市场的土地“饥渴症”。

其次,来分析“深化利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这个表述其实并不具有太强的新闻性,因为早有新闻披露。

指望相关举措导致房价下跌者可能要失望了:商品房土地供应的口子开得很小,即使是企业拥有的土地规模较大,地方政府也可以将其节奏控制住。

尤其对于无房的城市中等收入者,他们本身对居住环境、地点要求较高,这一政策的“甜蜜感”可能因为空间距离过远而迅速下降。

另外,在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上,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强调了城里人到农村买宅基地的这个口子还是不放开,适度放活也并不意味着宅基地自由买卖,否则无法规避城里人不去农村买宅基地。

首先,说说“我国将研究制定权属不变、符合规划条件下,非房地产企业依法取得使用权的土地作为住宅用地的办法”,这句话的表面意思当然是,要释放更多土地资源到市场之中,以缓解一二线城市的土地供应紧张或者“人为制造紧张”的问题。

拥有集体建设用地的基层组织机构、运营者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可以更为积极大胆地挺进租赁市场。在正常运转的前提下,整个租赁市场有望向规范化、规模化方向发展。

但从前述官方表态来看,并未透露将允许在这些土地上建设什么性质的住房。是针对内部员工的福利性质住房?还是针对社会的保障性住房?一切尚在未知之中。

▲姜大明发言内容

3

如果企业有面粉,也可以拿出来卖,但是不要影响政府继续卖剩余面粉的价格和市场。

如果规模较大,从地方政府的利益考虑,肯定会对其骤然释放加以干预,以确保土地财政的平稳持续,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说——他们既有这样的动力,也有这样的能力,而且也不难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果规模较小,那就完全不用担心对土地财政的冲击,同样也不会影响到房价 小罗生涯回顾:征服伯纳乌赢掌声 夺金球+先生董洁的微博 薛之谦为什么离婚。

再想想日前财政部部长肖捷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提及了推动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这前后的逻辑其实是很清晰和简单的。

如果国有企业因其特殊地位低价获得土地,同时又建成商品房低价向员工出售,这不就是回到了多年以前的福利分房的老路吗?

1

1月15日,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表示,我国将研究制定权属不变、符合规划条件下,非房地产企业依法取得使用权的土地作为住宅用地的办法,深化利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推动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但是,由于相当一部分此类租赁住房远离城市工作区域,即使有刚需一族愿意承受奔波之苦,以来回两小时乃至更长时间为代价来换取稍微宽敞的生活空间,可这样的“勇敢者”毕竟是少数。

对前述整个政策表述进行冷静分析,指望相关举措导致房价下跌者可能要失望了:商品房土地供应的口子开得很小,即使是企业拥有的土地规模较大,地方政府也可以将其节奏控制住,毕竟诸多审批环节都捏在政府手中,把握节奏并不难。

2017年8月底,国土部会同住建部根据地方自愿,确定第一批在北京、上海、沈阳、南京、杭州、合肥、厦门、郑州、武汉、广州、佛山、肇庆、成都等13个城市开展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

绝大多数收入一般的城市工薪阶层还是需要在城市中心或者郊区相对实惠的区域解决居住问题。因此,所谓“深化利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其实是个和他们关系不大的政策表述。

一切必须在适度的可控范围之内。有媒体采访专业人士得知:有可能会学习重庆模式,让宅基地有退出渠道,就是如果你愿意去城里,那政府直接购买你的宅基地,相应的在城里给你一套房。那么就静待政策落地吧。

2

有人据此对房价有望下跌,抱有相对乐观的态度。但是,在对政策进行详细剖析之后,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某些人:你们真的真的想多了。

你有没有想过,有些热点城市其实已经没什么土地可卖了,比如众所周知的深圳,“城市更新&rdquo 薛之谦为什么离婚;已经实际运转了很多年。

至于“利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确实有缓解租赁市场供应量的作用,但是作用有多大,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房价,教育等配套资源是否能够跟上,这个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那么,为什么会有相关的政策表述出炉呢?

当然,还有一个选项就是所谓“北京模式”。

此举有多重作用,但意图之一是非常明显的:即不希望巨量的资金从堰塞湖一样的一二线城市突然倾泻到广阔的农村,即使是较大的分流也不行,因为,那可能是一场灾难,你懂的。

据媒体报道:北京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曾介绍,北京引导和鼓励全社会支持参与住房保障工作,不断拓宽保障房筹集渠道,多主体供给,形成了广泛合力。其中,鼓励国有企业利用自有用地建设保障房,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目前已建设约12万套,这些房源均面向社会符合条件的保障房家庭进行公开配租配售。如果是这种模式,对于居住条件窘迫且符合条件的普通家庭确实是福音。

而且如果限定只能向内部员工出售,对于缓解市场的供应压力,以及纾解房价,完全起不到作用。对于某些收入较高的国企员工而言,无非是又多了一块增值的资产而已。

请注意,建设的是“租赁住房”,而不是商品房,既然只能租赁,那么它对于城市的商品房市场价格的冲击就更是微乎其微了。

所谓“渐别土地财政”可能并不是不爱“土地财政”,而是对于某些城市某些区域来说——政府的面粉已经卖得差不多了。

前提之二是,这些土地一旦进入市场建成商品房,将面对哪些人群销售?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涉及社会公平,甚至可能会掀起舆论的惊天巨浪。

上一篇:北京市老旧楼加装电梯开工459部 每部电梯补贴24日本鬼子抢花姑娘

下一篇:男子勇救被恶犬袭击女子,不幸被咬掉睾丸厦门钨业吧

【相关阅读】